[首页] >> [林居传统]

正道修行[1]

[作者]阿姜帖-德沙兰西
[英译]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teps Along the Paths覧by Phra Ajaan Thate Desaransi
Translate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ゥ 1994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ゥ 2007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前言
        你手中的这部小书,缘起于一位犹太裔西方人的信念与信心。此人名为菲力普博士,1963年来泰国修习佛法。当时我住在普吉岛,他随我修习禅定整六个月,似乎不仅达到了心的宁静,也对佛教的价值生起极大的敬意。在返回夏威夷之前,他请我为他写下几个简明要点,以便携回继续研修。我因此写下十点。此后听说他在国外某刊物上将其发表,刊名我如今回忆不及。
        我想到,这本小书也许可以裨益有志于禅修的人士。它篇幅小、便携易读、不至于太费神。 我因此整理润色、增补要点,特别是第十一点与其后的讨论(如何处理禅相),使本书更适于作为禅修指南: 阐明禅定的价值、解说正确与错误的禅修之道、详述修练中应当纠正的问题。 希望这本小书能成为有志者的助缘。
        本书如有失真之处, 我个人愿承担一切责任。在文化程度、练习、写作技能、以及诸科知识上我缺乏经验。有识之士偶读本书,如蒙勘正明示,我将十分感激。



        一、佛陀教导的一个基本要义是,身与心并行,但身处于心的调控之下。是心指令色身行此行彼,不过色身劳损时,心也不得不历经一些磨难。尽管我们可以把大脑视为神经中枢,心却不受神经系统的控制。色身死亡,依其组成元素之属性分解时,如果无明、渴求、执取、业力等必要因缘尚存,那么心必然在此界或其它生存空间里重生,继续经历忧苦。



        二、为了遣除无明、渴求、执取、业力等主要肇事者,我们首先必须遵守各自生活中相应的道德准则,以此练习弃绝言行上的粗糙恶业。换句话说, 居家人应守五戒,并且周期性持守八戒; 沙弥应守十戒或二十戒; 比丘则应恪守所有227条基本的比丘戒,还必须遵循佛陀制定的清净正命、约束感官、正当使用受用品等原则。
        只要你持戒尚不清净,你的心便未准备好修练。即使修练了,也难以在佛法中进步成长,因为你的基础尚不稳固,不足以在圣道上提升覧可以说,你的心还不曾依止三宝。作为真正的佛教徒,首要一步,必须坚定地以三宝与戒律为根本。
        八圣道和佛教的三个中心教导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或译: 行善巧之事]、自净其心覧必须首先建立在戒律基础上。这就是何以在佛陀的教导中,戒行构成了宗教生活的开端。
        下一步是藉修习止禅,训练心智达到奢摩他与禅那。一旦心智能够熟练地维持稳定的专注, 我们接下来就可以藉对无常、苦,非我这三大特征的领悟,培养清晰的洞见[内明,毗婆舍那]。这将会引导我们对诸法获得清净如实的知见,因此从一切有害与杂染性的事物中解脱。


        三、佛教中,培养奢摩他与禅那的真正目的,在于凝聚心力,使其稳定强大地聚焦一处。这就构成了以智识与明辨,洞察诸法本质、灭除一切杂染[心漏]的基础。因此,培养心定,并非单用于外在的科学诸领域,反之,它专门用来洗涤内心的五盖等杂染。不过,等你修练纯熟之后, 只要对人对己无害,也可以将心的定力任作它用。



        四、修练心智的过程中覧作为心理现象覧锁链和绳束这类实物是无用的。心智必须经过调教,加以修练: 如果你自己独立探索因果缘起的努力未见成效,那么应当先听精于此道者的解释,接下来在修证中决意奉行,这最初的努力是需要建立在信赖与信心基础上的。
        大体上,那些一开始就迳自探索因果缘起的人不能够如愿以偿,是因为缺乏正确的途径。他们倾向于以自己的先见为准,却错失了真道。对修行导师与自己正在修练的法门,首先要培养起一股信赖感,达到安止定,之后再开始对事物作如实探索与理解: 这样才会有满意的结果。
        这是因为,大凡对因果缘起的探索,一开始通常只是跟随外来影响覧即: 此人那样说 那人这样说 覧从外在角度观察事物。然而,完全从色身范畴之内观察与探索缘起覧即: 我这个身体由什么组成? 它如何令各部件善司其职? 它有何用途? 是什么维持它? 它的命运是兴盛还是衰退? 它真是我的吗? 覧接下来观察心理现象覧贪、嗔、痴、爱、恨等等,是起源于身, 还是心? 它们从何而来? 当它升起时,是乐还是苦? 覧以这种方式完全从内在推断与探索,这本身就是在修练心智。
        不过,你的心若还不够有定力,不要根据读过的书本或听来的传闻去作推理,因为即便你想通了,也不会把你引向真谛。换句话说,它不会使你升起无欲与出离感。反之,要对当下内心实际升起的因与果作探索与观察。



        五、心智按其自身的推理方式观察和理解事物时,倾向于专注单一对象的单一部位,这称为置心一处。这是一个心力凝聚的过程,有了强大的定力,能够根除执取覧即错误的假设覧并且净化心智,令它当下明亮清晰。最起码,你会有宁静感覧一股极度的身心安宁之感覧或许还能获得一两种智能: 那是一类奇特的智识,因为它不来自心理想象,而来自实相的因果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作用于当下。即便这是你一早猜到的讯息,只有现在它才是你自己的,它令你心智明亮, 驱除过去充斥于心的一切怀疑与不确定感。你会以深度的满足与欣慰对自己说: 原来如此!
        不过感觉比较迟钝的人,除非有他人认证,或者在佛书中找到证明,对自己的智识不会有确信与欣喜感。这反映了佛弟子各有各样。
        这类智识覧无论数量多少、范围多广覧不会加重你的精神负担。相反,它以一种宁静与真正的安乐,给你的精神带来明亮与清新之感。同时,它会令你的心意与举止精细起来,对他人有激励作用。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你会带著念住,少有疏忽空档。一旦达到这一步,你应当设法保持这一切素质,不要大意自满。
        这些能力完全因人而定,非人人皆有。但不管怎样,你如前所述修练心智, 即使未有全面成果,仍会经历显著的、与个人修持程度相应的宁静与安乐之感。此后你应当设法保持这个心态,不要让贪欲、失望、沮丧等情绪升起来。使心保持中立,带著信赖与信心,以我先前解释的方式继续修习。在修持的每个阶段都要保持念住、保持谨慎、注意观察,你会获得希望的果报。



       六、如果在依照第四与第五点修练心智时未有成果, 那么把你的觉知会聚起来,坚定集中于某个单一的对象或意像,把它作为目标。譬如,专注于色身的某个侧面覧骨胳或内肠覧观察其不净本质。 或者你干脆让心专注于觉知本身覧由于心非肉眼可见,若不聚焦于某个单一点,你不知道它是否在那里。心与风相类似: 风若不接触物事,你不知道它是否在场。
        心也一样。新手若不为它立一个靶子,他/她是抓不住心的。但是请不要选色身以外的任何事物为目标。你选的靶子覧即心所关注的目标覧如前所述,应是色身的某个侧面。当你瞄准时,要把注意力聚焦于你觉得合适的单一目标上。不要贪,先东抓一点、又西取一点。
        专注之时,要根据四念处(satipatthana)的基本原理来观察该目标。换句话说,分析色身的各个侧面,直到你看见:这不是我,这不是我自己。
        有两种观法可以促生这个认知。
        (一) 、把全副心意专注于那个目标时, 对该目标是什么、谁在专注等,不要有任何想法。只让觉知与专注的动作本身存在。根本不要去命名或者标记。只存在一股你与目标粘在一起的感觉,但不要去想那个目标是什么。
        (二)、把全副心意专注于该目标的同时,保持这样的意识: 这是心的目标。这是心在察看。这是念住,即心系目标的。这是明辨在观察当下对象的真相。
        这两种方法都是可行的,尽管方法(一)适于初学者与敏感度有待长养的人,而方法(二)则适于比较敏感而有经验的人。不过,你若精进修练,两种方法会升起同样的果报,即定力与明辨。



        七、如上所述修练心智时,无论选哪种,请不要对自己能否修成定力与明辨心存臆测。把缘起于谣言与传闻的一切欲望放在一边。只要正确按照第六点去做, 你会学有所得。
        同时, 要观察自己的修习过程,看你如何把心带向目标、如何保持念住、 结果心又发生什么。若以该法门修持,心智开放明亮起来,就继续下去,直到极其熟练、随时可以做到的地步。不过若是结果不佳,或者说结果相反,那么不要迟疑,运用你的观察力,以前述方式,作调整与纠正。
        在观察心智在修练中的行为时,有些人能在心仍处在该状态下作观,有的人只有在退出该状态,暂离寂止才能作观。两种方法皆可行,端看个人心性[2]。不过,你若根本不用自己的观察力,心智修练是难以进步的,即便达到什么境界,也难以维持。



        八、你在修练心智时,有一个奇特的现象也许会不期而来。那就是,心会从外界对象中撤离,放开一切有关过去、未来的标记与执取,整个汇拢合一。只有觉知本身与它对当下的专注两者配对存在。这个状态下无内在、外在之感[3]覧其特征是心本身独有的。就好象一切在经历一场革命。
        这是心来到了它自身的层次: 有分(the bhavanga)。在这个时刻,一切只以心为参照。生命尽管继续,然而心在达到这个层次时,放下了对色身的一切执取,除了独自体验心本身的对象之外,不体验其它。这就称为有分心(bhava-citta),即,处于自身层次之心。在这个层次上的心,其内部仍有形式精细而完整的五蕴,因此仍会经历生与有的状态,并在未来继续受生[4]
        进入这个状态,多少有点像迷迷糊糊地入梦。不同之处,取决于警觉程度。镇定、辨别力强的人覧初次遭遇时覧意识到在发生什么,自己在经历什么,因此不会激动、紧张。不过对那些容易受骗、念住不足的人来说,这正像是迷糊入梦。来到这个境界,碰巧见到禅相时,容易吃惊或者受其误导。不过,当他们经过修练,能够熟练频繁地升起这个状态时,他们的念力会增强,各种禅相会消失。逐渐地,他们会获得洞见,直到明察诸法实相。



        九、在第八点里讨论的现象覧虽不产生可用来广泛探索因果缘起模式的明辨覧仍不失为心智修练的初级阶段。它可以抑制五盖,同时升起当下的平静与安宁感。若是培养得当、不退失,将来可根据个人业力背景趋向于好的重生。
        附带说一下,各种禅相出现,通常正是在我们此处讨论的这个心理时刻。但这并不意味著心达到这个状态时,每次必有禅相。某些人、某些时候会出现。其他人、其他时候,则不出现。这是另一个与个人心性有关的例子,也与其他因素有关。
        真实地说,禅定时升起的禅相,只有当禅修者足够机智敏锐时才能说是好事,这样的人能够不受迷惑, 看穿它们; 当他们看见禅相时,也不会当成我或属我之物,受其左右或者紧抓不放。他们视禅相为禅相,足可作为工具,或者作为心一时的安住之境,之后把它们放下。
        那些不特别有正念与警觉的人覧这类人也容易受骗上当覧当某个视像升起时,大为激动,甚至有可能信以为真,因此糊涂起来,与现实脱节(我在以下第十一点将讨论如何处理禅相)。
        另外,心智修练到这个地步的人,由于心力强大,通常比较倔犟、固执己见。思考时倾向于只看一面,不容易留心他人的意见,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观点完全合理可靠覧尽管实际上只是在自圆其说、大多缺乏逻辑、且容易曲解事实。
        不管怎样,禅相升起与否,实在非你此时所需,因为它们除了作为杂染,混淆你的辨知力,还是阻挡你培养洞见的障碍。修练心智的目的,是去除五盖,接著观察五蕴,如实看清它们,直到你对它们升起离欲,松开对它们的贪执与迷恋,把它们放下,再也不投入或抓紧。



        十、等到你修练心智达到足够稳定,在禅那与奢摩他中安住下来,抑制了五盖,这时就应当修习长养明晰的洞见(clear insight,内明)。实际上,你在修习止禅时,明晰的洞见也可能同时升起。换句话说,识别力可能明亮起来,知见真相,即,一切造作升起了必然消逝。它们不持久。它们非我或我自己,只是自然状态在自行运作。
        这等智识升起时,会使心无欲、出离于一切有为之事。心完全安住于成熟与警寤的离欲状态,无论它在何处、看见听见什么。这就称为洞见与寂止同时发生。
        不过,若是洞见并未如此升起,那么你在修练止禅达到入定之后,就可以任选色身一部分覧比如骨胳、内肠覧或者,选一个占据你当前心思的主题,观察它,直到看出来,那些心智紧抓著、以为恒稳真实、趋向真乐的事物,实际上都脱不开三特征的控制。我们依照自己的想象,以为这是这样、那是那样,实际根本不真。一切有为事物只从因缘而生: 无明、 贪欲、 妄执、业力。因缘耗尽之后, 就自行消散,无人强迫它们分解。即便是我们居住的色身,也依赖因缘生存,例如呼吸、食物等。这些东西耗尽之后,色身就根本无意义了。
        你用完全凝聚的心力,如此观察事物,就会达到心智修练的目的。明辨之光会升起,成就对因果缘起的洞见,它完全由你独立证得。这些洞见非来自记取、挪用他人的名称或理论,而是完全在你的内心亲证自知因果缘起。心将不再受迷惑而粘著、贪爱、欣喜、不悦于任何造作之事。
        附带地,我们可以说,心若还不曾真正清晰地透视禅定的对象, 那么它还未真正把自己收敛起来、安定下来。不过,在达到这一步之前的心智修练之所以不叫做观禅(insight meditation), 是因为对因果缘起的明辨力尚且薄弱、不够慎密。
        总结起来说: 我们言与行的净化必须从修练戒德开始。心的净化必须从修练止禅开始覧即奢摩他与禅那覧直到心有足够的力量压制五盖。当心修习奢摩他与禅那达到纯熟地步,能够随意出入、停驻其中时,明辨覧也就是穿透实相法(sabhava dhamma)连同其生灭缘起的智识之光覧就会以突出的方式升起。
        这等智识可能在特定的场合,只对某些人升起。但无论如何,心智修练到这个层次的人应当意识到,达到这个层次的心是适宜长养升起明辨的。因此他们应该取色身的任何侧面、或者占据思维的任何心理现象,从前所述的三特征角度作观。那么他们也会明察一切缘起事物,长养洞见之光覧并且能够根除对每一种色身与思维现象的执取。
        心虽不可触及,却影响著色身和世间一切。它能把万物摄于掌控之下。然而,它并非如此邪恶野蛮以至于毫无善恶之感。一个动机善良的人如前所述修练心智,使之进入佛陀教导的前述正道时,它就会易教、快学、长养智慧、调御也许尚无秩序的色身。此外,它还能净化自己,使之明亮清洁、不带杂染,能够自证精深的真谛,能够给这个盲目黑暗的世界带来耀眼的光明。
        这是因为心的本质,从其初始就是光明的。但由于对客体攀缘(preoccupations)的渗入与笼罩,心的明亮暂时暗昧下来,也使世间随之暗昧。心若原本黑暗,恐怕无人能够净化它以至于升起明辨的地步。
        因此,世界是黑暗还是光明, 它将经历安宁还是苦难,取决于每个人的心。 我们作为个人,因此首先应当善修自己的心,之后再训练他人的心。如此世间方可免于动乱。



        十一、禅定中升起的各种禅相,是一件离奇古怪之事。它们会迷惑判断力弱、易上当受骗的人,使之信以为真,以至于与现实脱节。因此,禅修者应当谨慎,对这些现象作审视思考。容我解释如下。
        禅定中升起禅相有两类:视像(visions)与征兆(signs)。
        (一) 、视像: 我们在作不净观时,有时心会收敛起来达到有分,我们会看见色身的腐烂之相、或者只剩一具尸骨或者一堆灰烬等等。曾经还发生过有人不堪目睹这类禅相以至于自杀的例子。
        此外,神灵、地狱、饿鬼的形像有时也可能出现。
        (二) 、征兆: 心智如前述开始收敛时,可能会出现耳语。它可以是我们所敬重的人要我们去观察某个特定的事实,或者告知某个将来的事件; 也可以是某个蓄意伤害我们的敌人要来伤害我们前所发之声覧这说明不同个体的心流如何相互冲撞。另一方面,同样现象也可以来自对我们有善意的人。有时一个不熟悉的声音会来报告一件引人思考的真事,禅修者一般称之为能识(abhinna),或称为法的教诫或警示。
        并非每个禅修者都经历禅相。对某些人来说,无论他们的心达到何等精细的层次,禅相也不会出现。对另一些人来说,心只要入定一小段时间,各种各样的禅相就会冒出来(不过小心不要造作太多) 。 这与禅修者的心性有关。对那些轻信而不多作合理思考的人,禅相容易很快地出现,并且繁殖到失控。因此要谨慎对待。


: 禅相是真的吗?
: 有时是、有时不是, 因为它们完全来自禅那, 而禅那为世间法覧因此是不可靠的。那就是说,有些人在修习禅定时,心智收敛达到有分,却不懂得自己达到了什么境界,也不了解它是如何聚焦、观察、放下专注对象的。禅相,无论是否有意识地升起,都包含著大量的心理造作与执取,因此是靠不住的覧因为心处于有分状态时升起的禅相,就好比某人躺下入睡或只是迷糊打盹而做的梦。大体上,它们一开始出现时,带一些真相成分,但不多。
: 禅那属于世间还是超世?
: 禅那仅有十二至十三种成分[5],它们完全是世间的。不过,进入禅那的人若是圣者,利用禅那作为心的安止地,那么他/她可以任意并可靠地利用该世间禅那覧这就好比神枪手与射击生手之间的差别;也好比国王与平民之剑的差别,前者象征王权,后者仅为一把剑而已。
: 禅相是好事么?
: 仅对懂得如何正确使用它、不受欺骗、不执取它们的人而言是好事。对一位不了解如何善用、对之信以为真的人来说,不是件好事。一旦执取起来,心理造作会使这些禅相繁殖增生,使禅定者对现实感失去把握的地步。因此对待它们时必须谨慎小心,容我解释如下。 
        禅相随著世间禅那之力升起,由执取与心理造作所维持。因此服从于三特征:它们无常覧即不长久、它们有苦、它们非我覧不属于你的或任何人的。它们只是些以自己的方式不停地升起消失的状态。要以这个方式审视它们,看穿其本质,然后放下。不要受迷惑而抓紧禅相,因为它们是果。反之,要著手修习其因,即禅那,使你越来越熟练,直到能够随意进入。那时禅相自然不会有麻烦。
        此外,要学会观察禅相的过患。它们升起时,我们一旦受其迷惑,以至于紧抓不放,就会使禅那衰退,好比对一位试图使心寂止,以便探索精深现象的人来说,声波是一种障碍,或者又好比清水的波动会妨碍我们观看自己在水面上的映像。
        禅修者刚开始证得禅那之时出现的禅相,倾向于异常惊人。心的执取与造作之动作倾向于对它们紧抓不放,它们会在内眼中留下难以消弥的印象。上述对治与消除禅相的方法如果无效,那么就设法不让心进入禅那。换句话说,不促心入禅、不令心寂止、不对禅相有好感。尽意多睡多食、做重体力活直到色身倦极、观想易生杂染之事,比如引起欲望的美景或者音乐覧一旦心从那股执取中退出, 禅相会自动消失。
        如果学禅弟子以这些方法不能够解决问题,那么师长应以同类方法相助。最快最有效的办法是,找件事刺激那位受迷惑者,令他大怒,禅相会立刻消失。
        升起法住智的基础,乃是近行定,它有两类:
        (一) 、 随著禅定者专注于某个特定的对象,心会逐渐从杂念中退离,收敛于一处,正对自心,不过又未完全与一切客体切断。它仍在感知、思考、评估,试图从那个极其精细的对象上撤离,但还不能够完全放下。这就是达到安止定(appana samadhi)之前的近行定。
        (二) 、心越来越精细,直到能够放下正在思考的对象,从中退离,因此该对象就消失了。这就称为安止定。念住与警觉充分意识到一种空性,对一切不抓取、不粘著,惟独以心本身作为对象。当心从这个状态退出、再次观法时覧即观察对象、观察因果覧它是处在从安止定出来后的近行定。
        这两类近行定,都可构成对特别的真相与种种事件获得洞见的良好基础,这种洞见与来自前述禅相的智识是不同的,因为禅相来自于世间禅那,而我们在此讨论的智识,即便它从世间定力中升起,结果却更加可靠(科学家们利用这个层次钻研课题)。并且,假若你的定力达到超世,它可以一步一步拔除一切心漏(asava)。
        简言之,来自禅相的智识与来自近行定的智识,从来源与本质上讲都是不同的。
        此处值得多说一句的是安止定。安止定是人生极高的禅定成就。达到安止定者,多以出入息(安那般那)为专注对象(业处)。随著他们专注于呼吸的升起落下、或者只专注其落下,心逐渐地越来越精细,直到一步步放下一切攀缘、收敛起来,成为上述的安止状态。出入息的停止,表示达到了安止定。在某些情形下,又名安止禅那,因为它由呼吸入禅而来。之所以称为安止,是因为当心达到那个状态时,出入息停止,但念住仍然具足。
        处在这个状态时,你不能作观,因为心根本不介入任何事物。只有当心退出那个状态,进入近行定时,你才能再开始观察事物。那时你会明察世尊说必须了解的真相,还可了解其它事物。这时没有禅相,然而所得之智以因果为基础,还带著类比,它将会消除一切疑惑。
        在某些情形下,禅修者以出入息之外的对象作为禅定业处,仍可与修呼吸者一样达到安止定。当心收敛起来,达到不再有出入呼吸时,即为安止定。
        不管怎样,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禅修者不可把我的观点作为自己的标准,因为思想与观念乃世间之事覧即便我们在同时同地看见同一件事覧仍不免对那同样之事,构想不同的名称、达成不同的理解、因此升起无穷无尽的诤论。让我们都只专意于各自的业处,达到前述的安止定覧到那时,有了无偏见的公正之心覧再来拿我们的体验与经文中的叙述作比较。我们的智识那时才是paccattam: 亲证自知。这是我乐见的。



结束语
        一切超世现象,以世间现象为根基。三十七菩提分虽完全被归类于超世素质,必须发端于心理与物质现象覧即世间的身与心。
        来自禅那的禅相智识,对独目者覧也就是那些只修禅那的人覧来说是障碍,但对双目者覧那些既修定力,又修明辨的人覧能够促生洞见。
        每一把剑与斧,都有利钝两面,各有其用。不过混淆两者的人,不仅不得剑斧之力,还可能伤害自己,或者伤害正在做的工作。洞见与污染洞见的杂染,来自同一个基础。当缺乏明辨的人思考有误时,会升起洞见之染,不过当他们思考正确、方法适宜时,同样的事会转成真正的洞见。
        世间法覧当我们对之有如实知见、解其缘起、见其过患时,会升起厌离,不受其迷惑而执取覧那时它就转成了超世法。但是,当我们受其欺骗、不愿放下时世间境界,要它恒常永存是不可能的。梵天会退堕至欲界天, 欲界天会退堕至人界,人界又会退堕至低等域界。正如水势往低处流,众生之心也易于往低处覧即恶境覧坠落。
        禅修虽是一个自我变革的过程,你仍须甘冒生命危险。至少你应当威胁自己,若无成就,便要自我放逐[6]。不发这等大愿的人,等待他们的只有永远受他人覧即杂染覧奴役的命运。



词汇表
Abhia: 能识; 神通; 修定而得的直觉能力。
Asava: 心漏; 升起轮回重生之瀑流的杂染。有四类: 感官之欲、有生、见、无明。
Bhavanga: 有分; 心的固有所缘(underlying preoccupation)或者说休止态(resting state),是它决定心的生存境界,并且也是心在响应各种刺激的空档里回复的基准状态(中译注: 见[4])。
Bodhi-pakkhiya-dhamma: 菩提分法; 趋向觉悟的原则, 共有37部分,构成了佛陀本人对其教导的总结: 四念处、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圣道。
Brahma: 梵天,色界与无色界天的居者。[参看三十一个生存空间]
Deva: 喜乐欲界天的居者。
Dhamma: 法; 事件; 事物本身; 事物正确的自然秩序。延伸意义上,法也指任何传授这些原理的教说。
Jhana: 禅那。心智沉浸于单一的感受或心理对象的状态。
Kamma: 导致缘起与重生的有动机的行为。
Khandha: 蕴; 聚集体; 主体及广义感官体验的组成部分覧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直译为物质现象、感受、心理标记、思维构造、意识]。
Nivarana: 入定的障碍; 五盖覧感官之欲、恶意、昏睡、掉举[直译为焦躁不安]、疑。
Sabhava dhamma: 实相法; 自性法; 自然条件; 现象; 如实内在所体验的事物与性质。
Samadhi: 奢摩他; 定; 把心专注于单一对象或者主题的动作。
Sankhara: 行蕴; 缘起的现象; 造作。这个词可包括一切由因缘或条件造作而起的物质与心理现象,以及造作之力,与造作的过程。



中译者注[笔者感谢坦尼沙罗尊者答疑,下文为笔者的总结,如有理解错误,责任在笔者]:
[1]本文标题泰语直译为正道行道,文中要点非指次第连贯的操作步骤,而是修行道上应当注意的问题,故译为正道修行。
[2]根据中部111,从初禅到四禅,直到非想非非想处,在诸禅境中皆可作观。观察时意识需要从专注所缘略略移开,又不至脱离该禅境。以下提到安止定中不能作观,而需在近行定(直译为临界定)中观察,也是此意。不过安止定与近行定是论藏用词,经文用的是奢摩他与禅那。对比其特点,第四禅与安止定同义。奢摩他可泛指定境,也可特指安止定/第四禅。
[3]指相对于色身。
[4]此处的所缘是心本身的动态,或者说对觉知的觉知。例如对禅定过程的意识覧如何维持禅境等。虽不再与色身有关,内心仍有身见。Bhavanga一词仅在论藏中出现,该境界也为泰国佛教所承认。这个心理层次决定了所处的轮回域界,例如梵天的有分不同于人的有分。
[5]此处指四禅中各禅支之累计。
[6]此处为尊者幽默的鼓励。


最近訂正 6-1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