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居传统]

意向的坚持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ticking with an Inten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6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看见心何等擅变,是很可以令你自矫自戒的。你下决心做某件事,才过几分钟,就发现自己在往另一个方向走。有时候,是因为你看见原来的意向不如先前所想的那么明智,不过情形常常与此无关。那个原初意向无可挑剔,你却直角拐弯走掉了。这是怎么回事?
        禅定的目的之一,正是为了明察那里究竟在发生什么,你怎么会突然脱轨拐弯,心究竟对自己作了什么,才会放下一个好端端的意向,去某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在这个意义上,禅修好比做实验。你设置某些条件[因缘],接著观察它们如何发展。换句话说,一开始,你专注一个自知是良好的对象呼吸[气]。毕竟,呼吸即是生命力,并且它极其直接。它既不遥远,也无可疑。它就在此地此刻。你可以看见,紧粘著气[跟气待在一起],允许它舒适,对身与心必然起著良好的作用,所以那里没什么可疑的。
        当你把气确立为著意的对象之后,下一步是,觉察那些必然要把你拉往别处的任何其它的杂乱意向。眼下,你心里的规矩是:  假若念头与气无关,就不参与。因此,一发现自己脱轨,不需要再多问。假若发现正在被拉离呼吸,不管那个思维造作[行蕴]多么有趣、奇异、重要,把它放下,回到气上。哪怕句子想到一半,当即放下。你不需要收尾,不需要作个小记号以便回来察看。把它整个放下,回来。
        那个念头的回音可能继续一阵。没关系,你不需要听它的。你现在的工作是训练心,使它在坚持某个意向时能够越来越连贯。接下来,必定会出现第二个念头,第三、第四、第十、或者第一百个念头,不过,不管出现多少次,你就是不跟。那是你坐下时对自己的承诺。当你发现自己破坏了那个承诺时,重要的是不可沮丧。爬起,掸尘,回到气上。要记得,我们是在同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性作战,因此需要下工夫,花时间。如果你认为训犬是件难活,人心更容易偏失,更倾向于抵制新技能。以这种方式训练心,虽然困难,却是可以做到的。
        把时间花在训练新习惯上,是十分值得的。毕竟,正是心意[业,行为,动机,意向]的力量在塑造你的生命。 我们往往以为业力教导与禅定没有多少关系。甚至有人教我们,业力说是一个奇怪的传统遗赘,不知何故从文化背景中被走私挟带,纳入了佛教。不过,情形并非如此。佛陀有一些极其明确的业力教导在当时独树一帜,它们与禅定的为何与如何密切相关。
        禅定的为何,涉及我刚才提到的要点。既然业就是意向[动机],而且业是塑造你的人生的巨大力量,你能对它有所掌控,是十分可取的。假若你发心做某件事,你知道那是件好事,那么能够做到坚持那个意向,不离不弃,是十分可取的。意向在哪里发生? 就在当下。它在哪里改辙? 就在当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专注当下,这样才能够亲见意向的现行过程,才能够对该意向往何处去,施加影响。你在当下住得越坚实也就是你这里的平衡维持得越稳固那么你能看见的东西就越多,你对那些意向将把你带往何处,就越有清醒的影响力。那就是为何。
        至于禅定的如何, 随著打坐时种种想法的出现,你会注意到,那些杂乱的意向,跟你开头坐下来禅修,发心紧粘著呼吸时自觉的打算,很少有什么关联。然而,它们突然出现了。这可以用佛陀有关当下体验由三部分构成的教导来解释。 那三部分是:  过去意向[旧业]的果报、当下意向[现业]的现行过程、还有当下意向的即刻果报。某些升起的想法,是旧业的果报,未必有多少意义。它们只是碰巧进来,它们可以是相当随机的。
        有时候,我们会在禅定的某个特别知见中,找寻一些灵感或征兆。那样的事件是有可能发生的。不过,那种知见,同样与众多的偶发事件掺杂在一起。这就好比解梦:  有些梦有预示性,有些梦自命不凡,多数的梦根本是随机的。你不能把它们当作可靠的指南。同样,无论你的心何等寂止、光明,也不一定要把闯进当下之心的随便什么东西都当成指南,因为许多闯进来的东西,只是随便哪些过往意向的果报。不过,你可以做的是,藉著牢牢住于当下,牢牢住于你那个紧粘呼吸的意向[定在那个心上],久而久之,把自己放到一个更好的位置上,在那里可以评估来到心里的那些东西。假若某个贪、嗔 、痴的念头闯进来,你将能够觉察它,看见它在做什么,因为你对此处发生的事的敏感度提高了。
        洞见也许会出现,不过你不必记它。阿姜放曾经说过,假若某个洞见真有价值,你不需要为了以后参考而去记它。反之,看看能否把那个洞见用在当下内心正在发生的事件上。假若给出善果报,就坚持下去。假若果报不善,就把它放开。如果是真正有价值的洞见,它会跟著你,因为你已经从那里得到了善果。你不需要标记它,套上皮索牵回家。
        诸种洞见的重要性,远不如把心置于引生洞见、并且评估如何将洞见用于当下的能力。我们尝试使心入定,就是为了这个[指发展这种能力]。 试著对当下此地的因和果,保持高度的警觉。当你看得见因果之间的连接时,你就处在了可以对那些想法作评估的位置上。因为一个念头的价值在于它的效果。好比有一只会下金蛋的鹅:   你的注意力要放在照料鹅上,而不是放在照料蛋上,因为这些金蛋如同神话传说里的金子,不马上用掉或者送掉,就会变成羽毛,变成木炭。记得那些神话么?  你越试图抓着不放,那东西越变成干草。你如果得到什么好东西,就要把它用起来 ,把它送出去。那时你就会得到更有价值的回报。
        洞见也一样。假如洞见适用于当下当地,那好,就用它。否则把它放到一边。也许它并不是什么洞见,因为如我先前所说,来自你的旧业的各种事件都可能闯进寂止的心。不过,寂止之心的价值所在,与其说是得到什么闯进来的东西,不如说是让你得以对进来的东西作出评估。你可以亲见因果的现行。当心真正寂止,极其精细时,它可以感知细微少量的贪、嗔、痴的存在,感知它们在做什么。你的敏感力会提升。你对因果的观察能力会敏锐起来。心在寂止时,你对真金与假金的辨别能力将会大有提升。
        因此,对寂止之心里升起的东西,你不需要什么都加以信任。实际上,任何东西你都不可信任。你应当对所有一切加以检验。寂止之心的价值不在于看见事物,而在于看见事物在行动。当心的基本意向可靠、牢固、确定时,你对自己的意向的评估会准确得多。这里说的基本意向是这个:  始终做最善巧的事;  始终选择伤害最小、利益最大的行动轨迹。你所能做的最有益的一件事,就是学会如何坚持一个简单而良好的意向,就像现在这样,坚持与气待在一起。
        随著你待在这里的本事越来越可靠,就为获得所有其它洞见、所有其它来自修心的善益,提供了基础。因此,使你的基础有力,确保它坚实,你在上面发展起来的良好素质就不太可能倒塌。
(根据2005年11月14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禅定第三集》)


相关连接:  
最近訂正 1-2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