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居传统]

互动的当下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Interactive Presen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3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当你定入当下时,有时会发现枯枝、石块和尖刺。或者在身内,或者在心内,你必须尽自己的力量对付它们。假若可以简单地遵循某种按部就班的指南1、2、3、4,先做这步,再做那步,不需要你自己分析果报就会到来那当然好。有时候,一些禅定书籍里的确有那样的指南,不过,心却往往不能够与之步调一致。理想情形下,你应该可以让心安定下来,静止下来,然后对付难题,不过,有时侯,在能够定下来之前,你必须先行迎对某些困难。
        明辨[慧]需要定,但并非仅仅如此。定也需要明辨也就是,学会在你能够令心安定下来之前,绕过可以绕过的问题,正视必须对付的问题。
        假若内心存在著猛烈的淫欲或嗔怒,你必须得对付它。你不能假装它不存在;不能把它往角落里一推,因为它会不停地从那个角落,对著你跳回来。因此,你要提醒自己,看一看,那种思维当中,缺乏推理、缺乏逻辑的地方在哪里。很多情形下,那种思维只不过以声势夺人,就像一个好斗者对著你气势汹汹,以此掩饰自己的无理。
        因此,你要审视自己的淫欲,审视自己的嗔怒,试著看出:它们究竟在说什么? 有时候,你必须听一听它们说的话。如果你真正仔细地听,过一阵就会看出来,那些话实在不通。当你能看懂那一点时,把它们放到一边就容易多了。等到它们再攻击你时,你说:你们根本毫无道理。 那样,应付它们就有点把握了。
        身体的痛受也同样如此。有时侯,你坐下来禅定时,身体会有痛感,而且它与禅定的姿势无关。不管你采取哪种姿势,它就在那里。因此,你必须学会对付它。你把专注力放在身体的其它部位,使得自己在当下起码有占领了一块滩头阵地的感觉,起码有一个地方,你在那里可以安住下来。接著,你从那个有力的位置上展开。一旦觉得气变得平滑、舒适,就让它从那个地方扩大到身体的其它部位,穿过痛处,从足部、从手部出去。
        你会开始意识到,当下的那些尖刺并非仅仅是固有的。你自己一定有一部分,在与它们合作,令它们成为麻烦。一旦你看见了这一点,那些尖刺就容易对付了。
        有时侯,身内有痛,实际上正是你的呼吸方式在维持著它。有时侯问题在于,你怕那个痛扩大,于是在周围造起一个小小的张力壳那个张力壳尽管也许会制止痛的扩大,它也维持著痛的存在。气能在那里不顺,就帮著维持了那个痛。当你逮著自己做这件事时,就会得到一个有趣的洞见:当下并非是固有的。你正在参与它。有一个你自己的动机成分,在对当下塑形。
        接下来,你可以转过来,把同样的原理应用于心。淫欲或嗔怒存在时,它的一部分也许是来自旧习,不过另一部分,是来自你当下的参与。就淫欲来说,这一点是很容易理解的。你正在享受它,所以你想要它继续。实际上,心的一个部分在享受它,同时另一个部分正在受苦。你要做的,是把受苦的那个部分带出来,给它发言权,给它一点表达自己的空间。
        这一点,在我们[西方]的文化中,尤其有必要。那些不肯屈从自己的淫欲的人,被说成是压抑,还说他们的心灵深处隐藏著种种怪兽。于是,心灵当中,远离淫欲时生机蓬勃的那个部分,就得不到机会了。它被推到心灵深处的那个角落里。它变成了那个被压抑的部分。不过,假若你可以把正在享受淫欲的那个部分挖掘出来,说:嘿,等等,这算什么享受?你怎么不看那边在受苦?怎么不看那边在难受?你怎么不看随着淫欲而来不满足感?怎么不看由于淫欲造成的心的浑浊?怎么不看? 你可以开始把心里并不真正享受淫欲的那个部分,照亮起来。接下来,你对付淫欲、从它的压迫下挣脱出来的机会就增大了。
        嗔怒也一样:试著找到心里正在享受嗔怒的那个部分。看一看它从耽溺于嗔怒所得的喜乐是什么样的。看一看那种喜乐是何等的可怜和卑微。那样,你就增援了心里不想合作的那个部分。
        对付诸如畏惧、贪婪等其它情绪,也同样道理:一旦你逮住了心里正在享受它参与它,使它继续的那个部分,要学会切断它。学会增强心里不愿意合作的那个部分。
        接下来,你可以开始把同样的原理应用到正面的心态上,也就是你试图发展的那些心态。如果你意识到心里有不愿与气待在一起的那个部分,就要试著找到心里那个想跟气待在一起,愿意有机会安定下来,放开重负的那个部分。那个潜势是存在的,只是没有被强化而已。
        因此,要学会给自己打气。容易气馁的人,是没有学会那个本事的人。你必须学会鼓励自己:看,你成功了。你把心带回来了。看看你下回是否能够再次成功。看看能否做得更快。 你需要的鼓励就是这种,它使你能够继续参与定境的维持。毕竟,当下如果不是固有不变的,为什么不学会塑造一个良好的当下?要强化正面的素质,使它们真正壮大起来。那样,你会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会成为事件的受害者。你在当下体验的成形当中,起著更有力、更正面的作用。
        我们多次谈论过,最终是要止息当下的那种参与,使得你可以对不死开放。不过做那件事之前,你必须对如何参与当下,修练起善巧的技能。你不可能从不善巧的参与出发,直接跳过[上面那步],学会对不死开放的终极技能。你必须经历改善当下体验的所有学习阶段藉著你的出入息方式,你对气的专注方式,你对内心出现的种种正面负面状态的处理方式。在你有可能发展出解 卸所有这种参与的越发精细的技能之前,你必须学会如何更好的把握当下。
        因此,当你坐下来禅定时,你必须意识到,不是一切都是固有的。你现在就在参与。你想培养什么样的参与?你想终止和放下什么样的参与?
        这些痛石块、尖刺、所有其它令你难以入定的东西:它们不是本来就有的。你的参与因素可以帮助制造那些石块,帮助磨锐那些尖刺。如果你能抓到自己正在做那件事,并且能够褪除那个习惯,你会发现,安定下来,维持定境,就容易多了。你对正在发生什么,可以看得更明白,你对付当下的技能也会越来越精细。
       

(根据2002年8月某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禪定》)

最近訂正 11-2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