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居传统]

你内在的暴民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Your Inner Mob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6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10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心就像一场市民大会: 有很多人,有很多观点。有时,那个市民大会秩序良好人们通情达理,和气礼貌但经常情形是,它会失控。人们开始叫喊,于是一种暴民心态控制了局面。如果你站在暴民的外面,很容易看出那些人的癫狂,可是如果你加入到暴民之中,有足够多的人相信,比方说,某人是女巫,结果有可能你会去点火烧她。等到一切结束之后,你会说: 哎呀,那是怎么发生的?
        心也同样如此。时不时会有些癫狂的主意进来,攫住心的每一个声音,你能够不被卷入那种癫狂的唯一方式,就是出离其外。不幸的是,你的头部,大脑之外没有什么小隔离区,可以让你进去躲避那些声音。你就跟它们在一起。不过,你的觉知有一个侧面,与这些声音是分开的,找到它,是禅定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技能。
        有一些心态,佛陀称之为盖,它们有可能会来席卷内心。每一个盖感官欲望、恶意、昏眠、掉举[焦虑]、疑毛病都在于,它令你盲目。你开始跟著那个盖障看事物,什么是你真正的福利就看不见了。换句话说,当感官欲望来临时,那个对象实在太有吸引力了,不追逐根本忍不住。当恶意来临时,你不喜欢的那个人实在坏。看著就是那样。当睡眠来临时,你可以哄自己入睡,多补眠一会,醒来时翻个身再睡,因为身体当时确实需要睡眠嘛。五盖如此类推。然而,等到那个盖过去了,你回顾一下,意识到当时并不是非得跟著它那么做的。不去追逐淫欲或贪欲的那个对象,你本来照样也可以过的很好。不对你不喜欢的那个人做任何恶事,本来也可以过的很好。只不过,当时你的辨识偏移了。
        佛陀把五盖的每一个,比作不同类型的一种水。感官欲望就像是夹杂著颜料的水。比方说,水里有红颜料: 水里的东西看起来是红色的,等你把它们拿出来看,却不是。恶意就像是沸水。如果你试一下朝沸水里看,什么也看不清,因为水在翻搅。昏眠好比长满藻类的水。掉举好比被风吹皱的水。疑好比黑暗中的水。尽管水质也许是清洁的,它所处的状态,使得你对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当心被这些盖障抓住时,你不能够如实地观察事物。因此,当五盖来临时,你必须学会认出它们,意识到你不想卷入其中。如果你能够在它们还处在萌芽阶段时及时认出来,如果你能够意识到: 这是盖障。 不能介入这个东西, 你就可以把自己分离出来。这就是你需要的最基本的技能之一,不仅作为一个禅修者,而且为了生存。
        我最后一次拜访阿姜苏瓦特时他在车祸后脑部有些损伤他提到,自己的大脑功能不正常,由于具念,因此知道这件事。他说,大脑在给他各种怪异的辨识。但由于一直善修禅定,已经发展出念住,不会受到迷惑。我父亲的情形就很不同 了。晚年他患了帕金森氏痴呆症。他会看见房子里有大动物,院子里有人在自杀各种让人心慌意乱的事。试着跟他解释,那都是幻觉,他不信。如果他说起居室内有只大黑狗,那一定是这样,不管你提供什么样的证据,说明它不存在。这就是修练过和未修练的心,两者的不同。
        因此,你必须把这些东西及早制止在萌芽状态,这不仅是指你头脑里大喊大叫的声音,而且也指[随之而来的]体内的变化。血液开始猛冲,心跳在加速,各种紧张和压力感在体内不同的地方升起。发怒时,胃部会有一股怪异感。由于这些身体方面的症状,你会说: 哎,这肯定是我的真实感受。 但情况并非如此。这只是你的荷尔蒙在乱窜。某种荷尔蒙进入你的血液,即便某个心态已经离去,它继续在血液里循环。你已经习惯于认为,如果你之前在发怒,并且发怒的身体症状仍然存在,那么自己一定还在发怒。那就给嗔怒的思维回过头来再次控制你,留下了余地。因此,要提醒自己这样想: 这只是血液里的荷尔蒙,实际的嗔怒思维是来来去去的。 同理于其它盖障。
        仅仅因为存在身体症状,并不说明那个情绪特别真实。就像人们立论。我现在一直在读一篇对那本比丘戒律书的评论,作者的论点有强有弱。力度强的论点,正是那些他简单指出: 这是个误译, 就完了的。
        当论点弱的时候,他就变得好斗起来,投入许多情绪。
        这就是心的作用方式。当某个杂染知道它没多少道理时,就会大喊大叫,就会想尽花招,逼迫你服从它。因此,当那些东西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时,要学会认出,这只是杂染的炒作而已,就像你学会看穿广告的炒作那样。如果一切无济于事,你干脆沉潜下去,因为有时候这些东西的势头实在大,非走一遍不可。你能做的只是,下决心绝不跟随它们,绝不在它们的逼迫下行事。你沉潜下去,跟气待在一起。不介入那些对话,不被拉进去参与一场争吵比赛。
        这就好比几年前我们这里的一场风暴,风速高达每小时一百哩。除了在你的帐篷或小棚里等风暴过去,别的什么也做不了。早上风静下来,你就可以出来检查损失,估算一下需要做什么,不过大风呼啸之际,是很难估算什么的。因此,当这些强烈的情绪冲击心时,你要试著保持距离。沉潜以待。
        如何看这些东西,阿姜李有一个好办法。他说: 你不知道究竟是谁在你的心里说话。你的血液里有那么多小菌虫。也许你心里的想法是那些小菌虫经过你的大脑时它们的想法。或者,你可能看见过人被鬼灵附身。也许这是一个鬼灵过来试图支配你的心。 换句话说,要学会不认同这些癫狂的声音。你要问自己: 如果真的服从那个声音去行动,它会把你引到哪里? 对那个问题,如果你开始得到癫狂的答复,你就会意识到: 这里没法交谈。 干脆沉潜下去。等那场风暴过去。等那个暴民心态疯完了再说,但重要的是,你不成为暴民的一部分。
        如果你对自己的思维能够站到这个角度上看,就可以给自己省许多麻烦。就像汽车保险杠上贴的那个标语: 不可相信你想到的一切,不可认同扫过你的心的一切。对种种杂染的竭力鼓吹,不可受其僭惑。当这些东西势力大 增时,你就紧抓著气不放 ,仿佛你的性命全指靠它那样。风暴过去后,你会为此感到喜悦,没有让自己被吹走。
(根据2005年9月6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禅定第三集》)


相关连接:
最近訂正 1-3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