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居传统]

想象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Imagine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3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心理学家对技术高手做过研究,试图了解为什么对于某种技能,有些人只是擅长,另一些人却是真正地精通。他们发现的规律之一是,为了真正地精通某项技能,它必须捕获人们的想象力。他们喜欢思考它。他们喜欢尝试不同的构思方式和著手方式,喜欢以不同寻常、出乎意料的方式运用这种技能。虽然我们往往不认为禅定涉及到想象力甚至以为禅定是抵制想象的实际并非如此。与其它技能一样,为了精通定,它必须捕获你的想象力。
        当你修定时,你在做什么? 你在造作一种心态。那是需要想象力的。八圣道,总体上是一个造作起来的、合成起来的东西。它把你带入当下。不过当你进入当下时,你发现,自己对每个当下时刻,输入了多少的动机。圣道的修练过程,就是为了使你对件事越来越敏感: 看见自己怎样合成、怎样以造苦的方式合成,或者,怎样可以以更善巧的合成方式,造作越来越少的苦,直到整个过程被拆散,不再有苦为止。
        不过,为了达到最后一步,你必须懂得自己在做什么。你不能单单决意不涉入当下、不参与一切,只当观察者。因为那样一来的结果是,你的参与就转入了地下。你看不见它,但它仍然在那里。因此,你必须对自己藉著对专注对象的选择,正在影响[塑形]当下这件事开放不讳。就在那里,那是一个决策: 你选择专注的那些觉受、你的专注方式,都将影响你对当下的体验。你正在造作一种有 的状态该词的巴利语是bhava。尽管我们试图学会克服的事物之一正是造有的过程,它却不可能被一扔了事。 我们必须理解它,才能够放得开它。我们必须对它理解到无欲的程度,然后放开。为此,我们必须连续地一造再造这些状态,不过制造出来的,必须是可以舒适安住、易于分析、易于拆解的状态这就是我们修定的目的。
        有一位曼谷高阶比丘曾经问阿姜李:当你修定时,难道不是在心里制造有的状态吗? 阿姜李回答说:是的,正是如此。接下来他说,除非你精通这个有的制造过程,否则你是不可能真正做得好它的拆解过程的。他说:这就好比有一只下蛋的母鸡。那些蛋,你吃掉一部分,另一部分你把它们敲开,解散。换句话说,定的作用之一,是使心在修行道上获得滋养。另一个作用是给你提供拆解的材料,同时又把心放到一个能够拆解这些当下状态的位置。
        因此,当你意识到这回事时,就要看一看你合成当下的方式。要知道,你是有选择的: 你可以有不同的专注对象、不同的专注方式。如果你专注气[观息],你会发现,构想和观察气的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 你自己对气感的标记方式;  你如何决定某个入息何时算够长、何时算太长、何时算太短。这些决策,很多被放到了自动驾驶仪上[指任意不究],不过禅定当中,你有机会对它们作一番检验。你可以对它们作仔细的审视、调整,看一看是否存在一些更善巧的办法,来决定入息多长算是够长,有什么迹象显示它正好够长。对出息的判断――它的长度、节奏、质感――也是同样。
        这其中有许多可以摆弄[游戏,把玩]的余地,摆弄[play]一词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你得以享受这个过程。否则对禅定便无热衷: 你做一遍动作,只不过是因为禅定时间到了而已。当热衷不存在、喜乐不存在时,坚持下去就难了。心将会失去兴趣,转为厌倦,试图找别的东西来思考,找别的填料来充塞时间干草、纸片、泡沫塑料颗粒其有益程度实在比不上了解气。我们在这里不只是为了投入时间,我们在这里是为了看见,心是如何给它自己制造不必要的苦,并且学会终止这种做法。
        理解这个过程的一个有益办法是,看一看心理学家们是如何分析想象力的。他们发现,想象的过程包含著四种技能。首先,是能够在心里产生一个意象想象出这种或那种形象。第二,是能够维持住那个意象。第三,是审视它,观察它的细节,探索它的分枝。第四,是能够对那个意象作出变动,作出改变,接著再审视它,看看你变换它时会发生什么。尽管发现这四种技能的心理学家主要关心的是心造的图像,你会发现,任何创意活动写作、作曲,等等都包含了同样这四步。
        当你用这四步对照禅定时,会发现,它也适用。实际上,它们对应著四神足: 欲、勤、心、智。
        就禅定来说,第一步对应的是,在当下此处升起一种舒适愉悦的状态。你能够做到吗? 如果你想,是可以做到的。正如佛陀所说,一切现象根植于欲。那么,你如何利用欲来升起那个愉悦的状态?你可以调整呼吸[气]。你可以调整你的专注。以一种能够在身体至少一部分升起愉悦之受的方式呼吸。
        一旦你学会制造那个状态,下一步是维持那个状态,使它继续下去。你会发现,你需要念住、警觉、平稳才能后做到。有时侯,你发现这就像冲浪: 身下的水波在变,但你学会维持平衡。换句话说,身体的需要会变,但尽管在变,你可以做到维持那股乐感。刚开始坐下时,身体也许需要比较深重的呼吸才能感觉舒适,不过随著它舒适起来,身体的需要会发生变化。因此你必须学会骑在波浪的形变之上。调整呼吸的频率,使得它恰好符合当下、当下、当下身体的需要。它使你对身体的需要会发生变化这件事越来越敏感,不过,随著你越来越敏感地回应那些需要,越来越敏感地给提供身体它需要的呼吸方式,你可以学会维持某种特定的平衡。当然身体不会坐那里说:我要这。我要那。但是你可以对那些征兆,对告诉你身体某些部位缺乏气能的那些觉受,越来越敏感,你可以有意地把气输入那里。
        第三步是审视。观察身内你所处的状态: 哪些地方仍然不舒适、仍然有张力、有紧张感? 那么你可以想办法改变呼吸[气]。那就是第四步。第三和第四步是这样相互依赖的: 一旦你作了变化,你再审视,看那个变化是造成了良好的效果,还是使情形更糟。如果它使情形更糟,你可以再作改变。继续审视,继续调整。在巴利文中,这叫做vicara,即 ,评估[伺]。随著情形越来越舒适,你会发现,你能给自己制造的舒适范围开始扩大。你的入息方式,可以使身内的气能在各处相互连通。你的出息方式,可以使气能相互连通: 你的觉知连续地填满全身,饱和全身。
        过了一阵,你达到了实在不能再改良气的地步。它就是那样了。正如阿姜放有一次说,这就像是倒水入罐,最后罐 满,到了无论加多少水,也不能再满的地步。于是你停止加水。气也一样:当你达到充满的地步,就可以终止作这么多调整、这么多变动了。你可以只与气住在一起。从这里开始,问题主要变成是:心与气如何相关,它是否觉得它是独立于气而在作观察,还是沉浸在气中。随著它越来越沉浸在气中,呼吸的频率会发生变化,主要不是因为你决意改变,而只是因为你已经改变了你与气的关系。
        随著你更完全地沉浸在身内和气内,你会发展出一种牢固的合一和安适感。气会越来越精细,以至于最后停止,不是因为你迫使它停止,而是心已经减慢到足够程度,使得它的需氧度越来越低。皮肤表面的氧气交换足以维持身体功能,不需要继续把气泵进泵出。阿姜李把这个状态比作一块冰,水汽从上面蒸发出来:身体感觉极其寂止,不过在[身体]边缘,随著出入息,你会感到一种不费力的蒸汽。接著,再过一阵,连它也停了下来,一切全部寂止。
        这一切,都发源于在身内制造出一个呆著有舒适感的地方。然后学会维持它。接著审视它,看看在哪里你可以扩大它,在哪里可以使它更稳定。然后,以种种方式调整它:运用你的想象力,至少思考一下气可以更舒适,气可以饱和身体的可能性。你可以观想身内所有细胞浸浴在气中总之,任何气的构思方式,只要能使它越来越舒适、越来越变成一个好居处。
        正是以这种方式,想象力的四个侧面适用于你正在这里做的事,尽管你不是在试图构造一个心的图像。有时,它的背后会有一些心的图像,不过你更关心的是气在进来时、出去时、你在摆弄它时、你在这里制造出一种高度的康乐感时,气的实际觉受。尽管它是制造出来、造作出来的东西,它却是制造出来的好东西,造作出来的好东西。正如佛陀所说,正定是圣道的核心。其它的因子是它的配备。为了使明辨在当下作观,道的核心必须保持健康强壮。你必须透过定,制造和维持一个良好、牢固的基础。
        因此,正因为它是造就的状态,你必须有创意,有想象力。你会发现,你的想象力对现存的诸种可能性越开明,它就越能够开启更多的新的可能性。只要你坦然面对这个过程,懂得你在制造这个状态,你不必担忧自己会粘取它尽管你很可能会粘取它因为内心深处,你知道它是你制造出来的、最终必须拆解开来的东西。不过,与此同时,你要学会善加制造。定越牢固,你就越想住在这里。你越住在这里,你会对地盘越熟悉。正是透过那种熟悉,定的修练转为观[洞见]的修练,就是能够令你解脱的那种观。没有这种稳定和熟悉,你的洞见只不过是你从法义开示中听来的、从书里读来的想法,从外面拾来的观念而已。它们不会深透地渗入内心,因为心尚未软化当下这里的地盘。只有透过定的修练,当下的坚硬才能够开始软化,给观赋予渗透得越来越深的机会。
        因此,当你对自己正在做什么,有了这等领悟时,你会发现做起来容易多了。你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创意的过程。那样,它就能捕获你的想象力。当它捕获了你的想象力时,你对练气,就会越来越有兴趣,不仅当你闭眼坐在这里时,而且在一天当中的任何时候。懂得如何操纵气,如何定在气中,就可以帮助你对付嗔怒。你会更敏感于嗔怒的身体效应,你可以令气贯穿嗔怒的身体诸症状,而不觉得被它们占了上风。
        当恐惧存在时,你可以尝试用气对付它。你设法找到恐惧的身体效应,用气贯穿它。你会注意到,气如何可以帮助你对付厌倦、对付疾病、对付痛感。这里可以探索的地方有很多了。随著气的种种可能性抓住了你的想象力,你会发现,这种技能,不仅在你闭眼入定时有用,而且不管当下在哪里,不管当下你在哪里,都是有用的。无论背景是什么,无论处境是什么,你会发现气都有可用之处假如你探索它的用处。为了探索它,你必须对它可以捕获你的想象力这件事有所领悟。它会给你那样一种挑战,同时,随著你的探索,发现某种新东西、新技能,它也会给你一种报偿感。
        这就是禅定如何可以渗透你的整个生活。当它渗透你的整个生活时,当你对它越来越熟悉时,那就是洞见升起之时:意想不到的洞见,你不总能在书本里找到、然而是及其私密、与身心事件极其相关的种种洞见。你会意识到,它们之所以来到你这里,是因为你对如何应用当下的原材料,开启了你的想象力。

(根据2003年4月20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禪定》)

最近訂正 11-5-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