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居传统]

护卫禅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uardian Meditation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8  坦尼沙罗比丘。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如果你曾经打开一本书查阅十二因缘,你的第一反应也许是把书合上,因为这个题目太复杂了。不过实际上,即使从你第一次看到的那些印象当中,还是可以学到某些好的基本课程的。首要因素是无明。它正是苦的发动者。当你以知见代替无明时,就把这条引向苦的因果链切断了。
        因此,懂得这里要求的知见究竟是什么,是件好事它就是四圣谛。这就是为什么提到八圣道时,正见一直被作为首要因素。正见的开端,是信你自己的业: 你的业是真实的,它们的确有果报,果报的质量由导致该业的心理状态的质量所决定。四圣谛正是在这个背景之下才有意义。毕竟,苦是某一种心业或一系列心业[心理动作]渴求和无明位于其首的果报。如果心业对你的生命没有影响,那么四圣谛就毫无意义了。
        这当然就把我们指向有必要修练之处: 我们必须训练心。你注意到,四圣谛的每一谛都要求完成一个特定的职责,每一谛都是一门必须掌握的技能。你是在尝试全知[遍知]苦,以便能够放开苦因。你要发展这条道,以便能够实现苦的终结。那都是你必须作为技能加以掌握的。这就是为什么佛陀的教导当中,没有顿悟与渐悟的重大分歧。我们在这里发展的那种技能,一如任何技能,都是逐步渐进的。你越修练它,就对它越敏感。最终你达到真正领悟的地步。
        经典中的比喻是印度大陆架的地势。它是一段渐缓的斜坡,之后有一个陡降。它不是全有或全无[非此即彼]。这个渐缓积累过程是重要的,因为正是这个积累过程,使你更加敏感起来。只有当你极其敏感时,才会发生那些直入内心、揭开真相、对一切改变视观的顿悟时刻。这就是为什么八圣道不仅由正见一支构成,而且还有其它诸支助你增进对心的领悟、了解、觉知,助你放开蒙蔽心的因素[五盖]。那就是为什么佛陀对圣道的用语之一是发展与放开。你是在发展心的清晰度,你是在放开蒙蔽和垢染心的东西。因此,你是从四圣谛的正见出发,还是从无明的妄见出发: 那是因果链中的重大因素。
        你在读十二因缘时,会即刻感触到的另一点是,如此众多的因素排在感官接触之前。事情不仅仅是从感官接触开始的。对任何体验,你都带入了大量的前缘,而正是对那些前缘的操纵,才是禅修取得进展的关键。譬如,直接以无明为缘,产生出所谓的造作。你呼吸的方式,如果从无明出发进行造作,就会致苦。那是身造作。语造作,包括了你把思维指向事物的方式[寻],和接下来对它作评估的方式[伺]。如果这是在无明中进行,它就会趋向苦。心造作包括了辨识和感受: 如果出于无明而造作这些东西,它们也会引生苦。
        这就是为什么修持的很大一部分集中在辨识的训练上: 你怎样标记事物,它们如何纳入你更大的思维图景。这就是为什么佛陀没有只让人们坐下,然后说:好,只要住于当下,不要想其它。他的禅定指南,一开始经常引导我们理解为什么要住于当下,究竟要试著在当下找什么,当我们看见它时要对它怎么做。
        这就是为什么圣典中存在那么多类比和形象的缘故。它们给你一个理解自己正在做什么的框架。再一次,这些形象和类比之中,许多与技能有关: 做一位善巧的禅修者,类似于做一位善巧的厨师、木匠、弓驽手。存在一种善巧的辨识方式;甚至存在一种善巧的感受方式。感受不仅来自外面流入的原材料,而且有一种造作和心理冲动的成分在内。某个身感[1]冲动沿著神经上传,在你实际意识到它之前,你的心已经对它作了加工。我们禅修时试著做的,是学习怎样把这些潜意识过程的一部分带到光天化日之下。而这些过程之中的一个核心元素,就是你辨识事物的方式。你可以有意识地训练自己,以更有用、更善巧的方式辨识事物。
        有一系列被称为护卫禅的禅修法门,极其有助于你在进入当下时,以善巧的辨识,令心端正情绪、端正态度、端正理解。你会常常发现,坐在这里修出入息念时,困难不是在气,而是在你随带的心理包袱。因此,你要把那些包袱打开来,把所有不需要的重物扔掉。在泰国,人们用一位背著巨大一捆茅草的老妇来作比喻。她直不起腰来,因为身上背著那么多草。人们问她为什么不把它放下,她说:嗨,总有一天这草会有用。我要一直背到需要的那一天。因此她走到哪里背到哪里。当然,她本来可以背许多其它东西,但她背不了,因为那捆草这么大,它当然是毫无用处的。
        因此,你要检查一下你的包袱,看见你正背著多少草,以便减轻负担。接下来,你代之以更好的、真正有用的东西。护卫禅就是把它们分捡开来的好办法。
        第一种护卫禅是佛随念忆念他的觉醒,想想这是世界历史上一个多么重大的事件。他的觉醒表明,藉著人的努力,可以找到一种真乐。牢记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我们的现代文化有太多讯息是在说:嘿,你是得不到终极、不死之乐的,不过,你可以得到拥有我们这个打蛋机的快乐,就在它的把手里设计了一个MP3音乐播放器等等。换句话说,他们一直把你把注意力吸引在购买他们的产品能得到多少快乐上,而那种快乐实在是很可悲的。《洋葱》杂志[2]上有太多文章是基于这类主题:女性发现,购买那种新式拖把并未得到她原先期待能给人生带来的圆满感。换句话说,我们的文化,令我们瞄准层次低下的目标:选择立得快感的东西。选择不需要下工夫、不需要技能、只要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他们把那些东西装饰一番,看上去仿佛买了他们的商品,真会得到快乐似的。
        因此,记得过去曾经有一个人凭著自身努力找到真乐这件事,是十分重要的。而且,如他所说,这不是因为他是某个了不起的神祗或者什么,只是藉著发展我们大家男人、女人、儿童、居家人、出家人都能发展的素质: 精勤、决意、审慎。我们一定程度上都有这些素养,只是有待继续发展。同样,戒德、定力、明辨: 这些东西多少我们都有一些,只是还要设法使之全面[all-around]。
        因此,当你受到诱惑,想要那种即得而短暂之乐时,提醒自己:佛陀说,真乐是有可能的,藉著人的努力它是可以达到的。因此你是否愿意就此度过一生,而不去探索一下那个可能性? 还是你打算干脆放弃?
        以这种方式忆念佛陀的觉醒,是可以带入你的一切体验的一种重要辨识,一个重要视角。你藉著思考佛陀一生,还可以另得许多收获: 他是什么样的人,他的最后遗言讲的是审慎。他是已经找到真乐的那种人。他不需要从任何人那里获得任何什么,然而他出来传法四十五年,步行于北印度。哪里有人准备好受教,准备好得益于他的教导,他就会走去那里。传授此法的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是那种开了一间密集禅修中心,需要进账收入,为了吸引顾客愿意说任何话的人,而是一个行事完全出自清净动机、清净慈悲的人。因此,我们遵循他的路径,所作的是那样一种修练。在那样一个承传系统中修练,对我们来说,是能够提升层次的。
        因此,这都是可以维持在心里的善辨识。特别是当你感到挫折,有意放弃修行时,或者有唉,我也许没有能力成就它的想法时: 要记得,觉醒的基本素质,是那些人人可以发展的素质。但我们必须亲自去发展。我们不能依靠任何外人前来替我们做。那就是佛陀的一生所透露出的另一种讯息,它使你必须兢兢业业。
        第二种护卫禅是慈心禅。你要把慈心的态度,带给周围的每个人。佛陀在讲述四梵住里的慈心时,那不是普通的、日常的慈心。它是遍及周遭的无量慈心。那不是容易的。它不是自然而来的。我们往往对某些人有慈心,对另一些人却不怎么有慈心。作为果报,我们的业很容易变得不善巧业。自己不喜欢的人,不在我们觉得应得幸福者名单上的人,我们是很容易对之做出伤害性事 件的。当某种情绪左右我们时,我们也很容易把某些人从那个名单上除掉,甚至以不善巧的方式对待我们所爱的人。
        因此,为了护卫自己不做那种不善巧行为,你必须学会使你的慈心每日每时、遍及周遭。那不意味著,制造一台云雾机,把滚滚云彩朝各方放送,掩盖起自己欠缺的慈心。当你开始传播慈心思维时,首先把它传向对之容易做到的人也就是你喜爱的人然后传向做起来比较难的人。虽然你不喜欢他们,你可以自问:我为什么不希望此人幸福? 毕竟,当人们不幸福时,他们可能做出残酷、可悲的事。如果人人都能在内心找到真乐,不管你是否喜欢他们,不管他们是好是坏,不管他们是否在你的应得幸福者名单上,这个世界将会是一个更好的地方。再说,谁任命你做国家标准局了? 为什么你的好恶就应该主宰世界? 以这种方式,慈心禅意在挑战自己,让你实实在在地思考为什么你非要限制自己的慈心,提醒你慈心对待每个人为什么是件好事。如果你的慈心遍及周遭,你不 可能以伤害性的动机行动。这就是为什么它被叫做护卫禅的缘故。
        第三种护卫禅是不净观。许多人不喜欢这个禅法。如果我们在西方这里作一个禅法的投票,它很可能在受欢迎的禅修主题排行表上垫底,然而它却是极其有用的。有人说:嘿,我已经有一个负面的身体形象了。为什么你要我使它更负面? 不过,负面的身体形象,有健康的,也有不健康的。当你看自己的身体丑陋,别人的身体美丽时,那是不健康的。当你看见人人身体内部都有同样的垃圾: 没有谁的肝脏会赢得宇宙小姐选美赛,那则是健康的。这个观想之有益,因为它是一种护卫。外面有那么多的人,你可以对之生起淫欲之心,但你若随之行动,就会造出许多麻烦。即使你不修独身,你也需要一种护卫方式,抵制那种飘忽不定的淫欲感。因此,下一次你看见某个有魅力的人,与其从你过去围绕美丽发展起来的种种观念和联想当中,编织起各种各样的说词,你可以教给自己另外一些说词,另外一些联想,这样做是有好处的。就在皮肤之下,有什么? 有这么多血管和神经,恶心! 再往里面去,更恶心! 对那个东西升起淫欲,得到什么? 你为什么要它?
        这种观想,实在是违反习惯倾向的,这就是一遍又一遍观想之所以有用的理由之一。阿姜摩诃布瓦反复讲过这一点: 不要计算你做了多少次不净观。要 一直做到修成。毕竟,正是对人体的淫欲,牵引我们投生。正是它,令我们不断地想回来,令我们做极其愚蠢的事。因此,这种观想是你技能中的一个有用的工具,它是应该发展的一套有用的新辨识。我们对美的辨识是危险的,因此,学会以不美的方式看那个美丽的身体,是一件好事。你只要往里面看一点点,就会看见各种各样的东西,它们就可以杀死你的淫欲,如果你真正让自己看见身体的全部,而不只是你倾向于专注的那几个你觉得美丽的部位。
        第四种护卫禅是死随念。对我们多数人来说,它极其困扰、压抑,不过它的用意是激励性的,是为了帮助我们走那条超越死亡达到不死的修行道。提醒你自己,我们有这个修法让我们预备死亡、超越死亡。你是否圆满修成了? 你是否真正准备好了? 如果回答是没有,那么,你有工作要做。
        这是对治懒惰的一个良方。有一篇极好的经文,其中佛陀讲述了懒惰的八个理由和精进的八个理由,两个列单上,外缘都是一样的。你可以因为感觉生病而懒惰; 你可以因为将外出旅行而懒惰; 你可以因为旅行刚归来而懒惰; 你可以因为疾病刚复原而懒惰; 你可以因为没吃饱而懒惰; 你可以因为吃太饱而懒惰。然而,你也可以用同样情形来提醒自己: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当你疾病刚刚复原时,与其说:我还虚弱,我尚未痊愈,让我休息,你可以提醒自己:我可能再次生病。我可能旧病复发,但起码现在我还有点力气,让我把这点力气供给禅修。如果你没有吃饱,可以提醒自己: 身体现在轻减; 我的时间和精力没有都放在消食上,因此我有更多能量禅修。你正好有条件坐禅,达到极其安静、极其寂止。
        因此,是你的态度,决定你把所处的情形当成是懒惰还是精进的理由。当你提醒自己,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时,它应该激发你行动起来使得当那个时刻到来时,当你真正得离去时,你有了准备,你有了预备。你有定,你有明辨力,你有心力,不管来什么,你能够对付。
        如果你坐在那里想:拜托,我不要死啊,拜托,我不要死啊,不管你怎么求,有一天,你还是得死。比较明智的态度是:拜托,当那个时候到来时,愿我有准备。对来我这里的任何困难,愿我有力量对付。那样,你就意识到,这是你能力范围内的事: 修练那些力量。毕竟,我们有佛陀去世的榜样。这是为什么,佛随念和死随念这两个忆念十分合谐的缘故。佛陀向你表明,你可以怎样准备。你看他去世的方式: 最后一次穿越所有的禅那。死时没有丝毫痛苦,获得彻底解脱。一个人做到这件事是可能的。如果你觉得把自己和佛陀相比太悬殊,可以想一想僧伽。你可以读一读《长老偈》和《长老尼偈》。他们当中有些人开始禅修时,曾经极其痛苦,曾经彻底失败过,然而,他们仍然能够振作起来。他们能做到,你也能。

        因此,这四种观想是把智慧带入你对事物的辨识也就是你带入体验的种种标记和观念的护卫禅法。你越发展它们,就会把更好的一套联想,更好的一套说词,带入比如当下你正在呼吸这件事,带入当下你正在看、听 、尝、触这件事。换句话说,你带入当下的东西,将会是起决定作用的关键。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训练心的缘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修练的缘故使得当需要工作的时候到来时,你可以以不引生苦的方式工作。你把知见带入这个场景,使得无论你正在看十二因缘中的哪个因素无论它是感受、接触、渴求、执取,等等你都可以把苦的诸种因缘拆解开来,代之以趋向苦灭的因缘。
        因此,要在修呼吸的同时,学会发展这些主题。它们会帮助你把整个修持置入正确的叙述框架,正确的视点,而且它们护卫你,使你不至于连续地给自己造苦,给你周围的人造苦。那是一切护卫中最优胜的。
(根据2007年6月8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禪定第四集》)

译者注:
[1]身感冲动: 原文是physical impulse.有一种译法是"生理冲动",不过physical在这里应该是"身体的"意思.坦尼沙罗尊者把rupa[色]英译成physical sensation,就是体感/身感.笔者曾经请教那里的physical究竟是physiological, material还是bodily? 他说比较对应于bodily.Rupa的另一个意思是form,即视觉可见的身形.
[2]《洋葱》: 美国出版的一种讽刺杂志。


最近訂正 3-30-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