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居传统]

维持的工作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Maintenance Work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3 坦尼沙罗比丘 。免费发行。 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印、印发。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与分发以对公众免费与无限制的形式进行,译文与转载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译版权所有 2010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条件如上。转载时请包括本站连接,并登载本版权声明。

        令身就位。坐直,双手放在腿根。闭上眼。
        令心就位。想著气,对气感有觉知。
        看见了? 那不是太难。难的部分,不在于仅仅做到。难的部分是在维持:  令它停在[住在,待在,定在]那里。那是因为心不习惯于就位不动,就像身体不习惯于就位不动一样。不过,比起身来,往往心动起来快得多,也擅变得多,因此我们必须对训练中真正难的部分,下更多的工夫: 使心待在一个地方,在定中维持它。
        阿姜李曾经说过,修定有三步:  做到定,维持定,然后利用定。定的运用是有趣的。一旦心安定下来,你可以把它用来当作理解事物的基础。你突然看见了心制造思维的动作,这个过程 ,无论观看还是拆解,都是引人入胜的过程。
        不过,定的维持却不那么引人入胜。你在维持过程中,会学到许多良好的课程,修观的工作更细致,没有这些课程,你是做不到的。不过,定仍然是修练中最难的那个部分。阿姜李曾经把它比作在河上架桥 。靠近此岸和彼岸的桥墩不难堆造,但河中央的桥墩就真难了。你必须[令定]成为中流砥柱。你往下挖掘,在河底放几块石头,等到你拉著下一车石头回来时 ,发现前面那车石头已经给冲走了。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一些技巧,让河中央的桥墩牢牢待在那里,否则那座桥永远不能跨过河流。
        因此,我们就在这里下工夫。开始时,只是练习注意何时心溜开了,然后把它带回来。它再溜开,你再领回来。再一次。再一次。不过,如果你有观察力,就会对告诉你心将要溜开的那些征兆敏感起来。它还没有走掉,但已经准备走了。它已经紧绷起来,准备起跳了。当你能感觉到那种张力时,只要放松就可以了。一丝不苟地练。那样练,你就能越来越使心与气待在一起。。
        特别要注意,不去追问: 心要往那里跳?  你不能屈服于那种诱惑。有时,心正在准备跳到别处,你感到好奇: 它要去哪里? 是个有趣的地方吗? 或者,当一个思维正开始形成: 它只是一股模糊、莫名的思维感,于是心就在上面贴一个标签。然后,你想知道: 这个标签是否真的合适? 那就说明你已经完全卷进去了。如果你对正在发生的过程更仔细地看一看,就会意识到,不管标签是否合适,心已经有了一种要使它合适的倾向。因此,问题不在于标签是否合适,而是你是否想完成令它合适的过程。你不需要完成。你注意到心里有微微的搅动时,不需要给它贴上标签 。或者,如果已经贴了标签,也不需要追问那个标签是真是假。放开它。那样,该搅动就会散去。
        当心终于安定下来时,一开始,可能会有一种大喜感,一种成就感。你终于成功地使心与气呆上长久的时间,呆上越来越长的时间了。在那里真有清新感。接著,你把它当成一场游戏,看看你达到那里能够有多迅速,能够有多频繁,你在那里时还能同时做什么其它活动。不过虽然我不 想破坏你的成就感到了一定的时候 ,这种游戏也会令你厌倦。
        不过,之所以厌倦,是因为你忘形[失了背景]。一切如此静止,一切如此安定,心有一个部分厌倦起来。往往这就是你修观课程的第一个所缘:  观察这个厌倦感。为什么心会对一种宁静和安适感到厌倦? 毕竟 ,心正处在它最安稳的地方,最舒适的地方。为什么你的一部分,想去找麻烦,想去惹事端? 要审视那个问题。那里,就有洞见的机会。
        或者,你会开始跟自己说: 光坐在这里,寂止,寂止,宁静,宁静,真傻。这根本不明智。 那时必须提醒自己,你是在构筑基础。基础越牢固,到时候造房子时,就能造得越高,越稳定。当洞见到来时,应该是牢固的洞见。你不希望它们把你撞偏。洞见怎么会把你撞偏? 你得到一个洞见,激动得忘形,忘记拿起来,看看它的另一 面。遭遇洞见时,阿姜李总是告诫,把它的里子翻出来。洞见说: 这一定是如此。他说,那么,试想它不是如此,会怎样?  假如正好相反,又会怎样? 那样会不会又是一堂课?  换句话说 ,正如你不应该轻信你的思维内容,你也不应该轻信你的洞见。
        那样做我需要极其稳固的定,因为许多情形下,洞见来临时,它们是极其惊人的,极其有趣的。一种强烈的成就感随之而来。为了使你自己不被这股成就感冲走,你要使你的定,牢固到不为之惊诧 ,不被它压倒的地步。它随时准备观察洞见的另一面。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稳固的定,才能在回来、呆著、呆著、保持静止、保持静止这项平稳、平稳的工作上下工夫的道理之一。
        接下来,那个辨识的老问题又开始出来了。对你的心态的整个辨识,变得可疑起来。把那个问题存档,以备将来考察。正如佛陀所说,一切定的状态,一切禅那的状态,一直到无所有处,都是辨识的成就。正是你对它们施加的辨识,维持著它们的继续。随著你住在某个特定的层次,你对相应的辨识的造作性,开始微微有所觉知。不过,等到定达到极其牢固时,再开始质疑它 ,因为正是该辨识维持那个定态的继续它确实是你正在心里制造著的造作状态。等到洞见到来时,你要专注的主题之一,就是造作定境你一直居住其中的那个概念的人造性,那个辨识的人造性。不过,目前你还是把它存档,以备将来考察。如果你太早质疑,一切造成短路,你又会回到起点。
        因此,即便维持定的这项工作看起来也许是苦差使只不过是回来、回来、回来一切有赖于恒常性、维持性的这个素养。要把它练得极其精通,极其熟练。你对它越熟练,到时候就越容易运用它,作为洞见的基础。
        有一段经文里,佛陀讲到心已经达到极其稳固的舍离阶段的禅修者。当你定住在舍心之中时,你意识到,你可以把它运用到不同的状态。你可以把它运用到空无边处。你可以把它运用到识无边或无所有处。一旦你能够准确地认得那些辨识在哪里,准确地认得你如何能够长久地定住在那些辨识上,你会对他们是如何构造起来的,突然获得洞见。
        一开始,它们如何构造起来是很明显的,因为你正在花大气力构造它们。不过,随著对它们越来越熟悉,你更有一种感觉,似乎你只是调入某种早已存在的状态之内。你更欣赏该状态的 已存在性。你开始忽略调入的那个动作。 因为它变得越来越容易,越来越自然但是它仍然在那里,那个构造的成分,那个造作的成分,是它维持你停在那里。当定如此牢固 ,你得以审视哪怕它最细微的状态时,那就是洞见真正来临之际: 这个定境,这个你已学会依赖的状态是何等的造作,整件事是何等的人为。只有那时,洞见才有意义。
        如果你在真正依赖这些状态之前,在你真正熟悉它们之前,就开始从三特征的角度分析定的诸种状态,整个过程就给短路了。啊,是的,定是不稳定的。 当然,谁都可以坐下来,定个两分钟,然后学会说那一句,它没多少意思。不过,如果你发展出那种技能,使得你真正牢固地与它待在一起,你就可以检验无常的法则。你能够把心的这个状态修练得有多恒常?  最终,你达到某个地步,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它修练到不可能更恒常的地步,不可能更可靠的地步,然而它仍然脱不了三特征。它仍然是制造起来的。
        那时,心就开始倾向于非制造、非造作了。如果你已经把心带到了足够静止的平衡状态,你就可以停止造作,情形就会开放。这不只是一个说: 好,我打算停止这么做了的动机 。这是一个学会某种平衡,其中不再补充新动机的问题。真正的技能就在那里。我们花这么多时间使心进入平衡、平衡、平衡,就是为了这个道理,因为只有在真正的平衡状态之下 ,你才能够做到彻底放开。
        有些人有一种观念,认为禅定就是使心进入一种达到突破的极端境界。把心带到不稳定的临界边缘,然后突然突破,达到某种更深的境界。他们是那么说的。不过我还没有找到佛陀那 样描述过。对他来说,这更是一个把心带到一种平衡状态,等到停止造作时,心不会朝任何方向倾倒的问题。它就在那里。
        因此,恒常、维持、坚持,训练心,使它在世间所有无常之中,能够真正信任自己,依赖自己: 这些素质,就是决定禅修是否有所成就的关键。
(根据2002年12月某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来自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禅定》)


相关连接:
最近訂正 11-2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