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如何跌倒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How to Fall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2003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2009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常常有人問: 如何知道自己的禪定正在進步? 答案之一是: 當心滑脫它的業處[目標]時 ,你能把它越來越快地帶回來。注意,答案並非是心毫不滑脫,而是: 心滑脫[的情形]當然會發生,這在修練過程中是正常的,關鍵是你對正在發生的事件警覺性在提高,脫離氣之後,糾正該狀況的速度在加快。
        因此,習禪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學會如何跌倒。 據說合氣道傳授的第一事,就是如何做到跌倒時不自傷。目的是使你越來越不怕跌倒,當然也使你的受傷程度越來越小,同時也更不易跌倒,更願意利用機會。
        因此,禪定時的竅門是,學會只用一個簡單的觀察句、以最少的非難,最少的自責,把心帶回來: 我來這裏不是爲了思考下周的計劃、昨晚的慘敗,等等。我來這裏是爲了專注氣。 放下其它主題,直接回來。學會心不打結地做這件事。
        在現代教育系統裏,我們很快就被分流引導,投入個人具有天賦的那些活動。結果是,對難學之技,我們沒有掌握如何學好的本領。因此,當我們努力去學一門不易上手的技能時,最容易的做 法大概就是滑跌,之後隨著那股沖力撲通著地。那叫做不會跌倒。[應付]跌倒的竅門是,注意到某種程度的沖力,但你不必服從它。
        這一點你在發誓[發願]在某段時間內放棄某件事物時,就會注意到。去年夏天,本寺流行傍晚放棄巧克力[1]。不過後來誘惑出現了: 喫一點巧克力有什麼關係? 喫巧克力這件事,本身確實沒有錯,因此我們很容易找到理由,決定放下誓言,去拿巧克力。當然問題在於,發誓的重點不 在巧克力,而在訓練自己無論如何堅持你的那個誓言。常常我們假定,一旦作出了放棄誓言的決定,就不可回頭了; 你無可奈何,只能隨那股沖力走下去。不過,撤回[背誓的]決定卻是有可能的就在接下來的一個、兩個、三個瞬間。這叫做學會跌倒。換句話說,你不服從把自己引偏的那股沖力。你意識到,你始終擁有改變主意、立即回來的自由。
        當你意識到自己已離開氣時,不可一徑服從滑離出去的那股沖力。你要逮住自己,想: 我可以轉回來的, 那樣,你會驚訝於自己的回轉速度可以有多快。不過,心也許會找出些其它理由來: 啊呀,不行,現在不能轉回去了。你已經承諾了。 怪哉! 你突然對干擾者作了承諾它並未對你作什麼承諾卻不覺得自己已經對禪定作了承諾。這就是心對自己耍的種種花招之一。重要的是看穿那些招數,不予置信,並且自己也備有幾招。
        心有一個部分會說,走輕松的路自然得多,不過那句話引出[行爲的]先天性與後天性問題。你去看一位心理分析師,就會明確得知,你的特定習慣是如何被父母以特定的教養方式、被兒時某些特定的經歷培養、塑造起來的。那就意味著,那些習慣不一定是先天的。它們是養成的。它們存在著,它們根深蒂固,但你可以改掉。你可以培養心,使它朝另一個方向發展。我們在禪定中修練心,就是在做這件事。我們是在對心作再教育。
        我們與氣住在一起時,不僅是在教心如何住於單一主題,而且是在教它如何更快地回到氣中: 如何在心剛開始放開氣,朝其它東西攀緣時,逮住它,輕松地轉回來,再攀到氣上。這樣,你學會自律,又不帶著紀律一詞通常令人聯想到的嚴厲感。對自己的心,我們學會一種比較就事論事的對待方法。
        你會發現,這樣做可以斬斷許多廢話。結果是,你的雜染得以攀附的鉤子就少了。與其對付像我的人格、我的品性、我的方式之類的抽象概念,你只連續地專注當下。凡有決定,都是在完全脫離[那些概念]的情形下作出的,並且,你若看見它是個不良的決定,完全有自由再作另一個決定。當你把自我形象它是種種雜染的另一個隱藏地清除掉時,活動場地就乾淨多了,雜染的掩藏地也少多了。
        我認識的一位住在拉孤那海灘的女士,有一次參加密集禪修,被教導說,要透過把日常生活看成是絕對與相對的交互作用,將禪修帶入日常生活。那些話都是相當大的抽象,簡直大得不能再大了。苦思一周之後,她帶著一個極其迂回曲折的問題來參加周日共修: 怎樣遵照那些話來經營她的生活? 我必須承認,那個問題如此迂回曲折,我難以跟上。但其中毛病是很明顯的: 抽象概念越抽象,你的道就越難看清,你越容易被綁束纏結。我們往往以爲抽象概念乾淨、齊整、類似孟德裏安的[抽象幾何式]繪畫,實際上它們給大量的迂回曲折,留出了餘地。它們給實際正在發生的事,蒙上了重重掩蔽。
        當你把那些抽象的東西清除之後,就可以讓心直接與氣待在這裏。它可以決定: 或者與氣待在一起,或者移開。就那麼簡單。
        同樣原理也適用於修練的整個過程。一旦你發心持戒,你時時刻刻都在決定自己是否打算堅守那個誓願。一旦你發心跟著氣,你時時刻刻都在決定自己是否打算堅持那個意向。你在心裏對事情的言說方式,越保持簡單、不複雜、實在、不虛浮、直捷了當不把有關你的過去、你的自我形象的說詞帶進來把事情複雜化你會發現,行道不偏就容易多了。當你跌出去時,把自己帶回來就容易多了,因爲你跌到的地帶上迂回曲折比較少。因此,不僅在禪定時,而且在修道的每一側面,你要盡量使事情保持簡單、實在、時刻關注當下。
        我與阿薑放在一起時,他有時會叫我做一些諸如今晚通宵坐禪之類的事。第一次他那麼說時,我的反應是: 天啊,我做不到。昨晚我睡眠不足,今天一整天都在辛苦做事。 等等。於是他說: 那樣做你會死嗎? 不會。 那你就能做到。
        就那麼簡單。當然不容易,但簡單。當你把事情保持在簡單層次時,終究它們會容易起來。你只要定住在時時刻刻在作的決定上,不去思考 通宵,通宵,我得這麼做一個通宵。 你只是想: 這口氣,這口氣,這口氣。 想辦法使自己對每個下一口氣保持興趣,你就能堅持到早晨。
        把禪定帶入生活,就是以這個方式: 使事情保持簡單,剝去纏繞。一旦在內心把事情剝去了纏繞,雜染就沒有多少隱藏之地了。當你真摔倒在地時,就倒在了容易爬起來的地方。你不必服從令你倒下的那股沖力,也不必卡在泥沼裏。你馬上打住,立即恢復平衡。
        我母親曾經說過,她被我父親吸引的最初一件事,發生在她家一次進餐上。我舅舅,就是她的兄弟,邀了大學同學我父親來家裏作客。有一天進餐時,我父親撞翻了桌上的一杯牛奶,他在杯子落地前抓住了它。那就是我母親與他成婚的原因。這事聽來有些怪誕我的存在歸功於我父親靈敏的神經反射它顯示某些事[如何發生]頗值得思考。而作爲禪修者,需要的就是這種素養: 你若把自己撞翻,能馬上使自己起來。如果能在倒地前做到這件事,則更好。不過,即便趴倒在地,你也不是塊玻璃。你沒有摔碎。你還可以自己起來。
        試著把事情保持得那樣簡單。
(根據2002年12月某日開示錄音整理,本文來自坦尼沙羅尊者開示集《禪定》)

中譯注: [1]巧克力: 據筆者所知,法宗派午後許可的體能來源 可以是: 糖水、蜂蜜等不含顆粒的飲料、黃油、黑巧克力。


最近訂正 11-2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