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林居傳統]

戒律的療愈力

[作者]坦尼沙羅尊者
[中譯]良稹
The Healing Power of the Precept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權所有 ゥ  1997 坦尼沙羅比丘。免費發行。本文允許在任何媒體再版、重排、重印、印發。然而,作者希望任何再版與分發以對公衆免費與無限制的形式進行,譯文與轉載也要求表 明作者原衷。


中譯版權所有 ゥ  2008 良稹,http://www.theravadacn.org , 流通條件如上。轉載時請包括本站連接,并登載本版權聲明。


佛陀好比是一位對治人類精神疾症的醫者。他教導的修行之道,好比是治愈心意之苦的療程。對佛陀及教說的此番解意,可上溯至最早的經典,卻又相當地應時。佛 教禅修常常被人們宣傳爲療愈之道,如今頗有幾位心理診療師建議病人嘗試禅修,以之爲療法的一部分。

      然而經驗表明,禅修本身,是不足以成爲一套完整療法的。尤其是,現代禅修者受大衆文明的創傷之深,以至於缺乏必要的堅韌、精進與自尊,達不到真正有療愈性 的止觀境界。不少禅修導師注意到這個問題,於是斷定,佛教禅修之道不足以滿足我們的特定需要。爲了彌補這項不足,他們嘗試了種種輔助形式,添加了 神話、詩歌、心理療法、社會活動、[印第安人的]發汗屋、哀悼儀軌、乃至鼓藝等形式,把它們與禅修結合在一起。然而,問題未必出在佛教之道有什麽 缺陷,而是我們還沒有完全貫徹佛陀的整套療法。

佛陀的修行道不僅包括了念、定、內明的修練,還包括以五戒爲起點的持戒。實際上,戒德構成了行道的初階。現代人往往把五戒當作[基督教]主日校規加以排 斥,認爲這些戒律來自已不適應我們的現代社會的舊式傳統規範。然而,這種說法忽視了佛陀制定戒律的本意: 戒律是受傷心靈的對治療程的一部分,特別是針對自卑心理的兩種病根覧悔恨與否認。

     當我們的行爲未能達到某些操行標准時,我們或者爲之悔恨,或者作兩種形式之一的否認,一是否認該行爲確實發生,二是否認該標准的有效性。這些反應,就像是 心的諸種傷創。悔恨的傷創是開放性的,一碰就痛; 否認的傷創則好比是某個痛點周圍的痂疥,硬化扭曲。心以這些形式受創之後,就難以安住當下,因爲它發現自己停歇之處,不是生疼外露的血肉,就是鈣化堅硬的 糾結。即使強迫它住在當下,它也只能以一種緊張、扭曲、片面的方式待在那裏,那麼它得到的洞見,往往也是扭曲、片面的。心只有去除了傷創疤痕時, 才能夠指望它舒適、安適地住於當下,昇起真如明辨。
     這便是五戒的用處所在: 它們是爲了治愈這些傷創與疤痕而設計的。健康的自尊來自於踐行一套實用、明確、合乎人性、值得敬重的准則; 五戒的制定方式,正是爲我們提供了這樣的一套准則。
     實用: 戒律所定的標准可謂簡單覧不有意地殺生、偷盜、行不當性事、說謊、用醉品。遵照這套准則生活,是完全有可能的。盡管並不總是容易、方便,卻總是可行的。 我見過有人把戒律譯解成聽起來越發崇高、聖善的標准覧舉第二戒來說,把它讀成不濫用地球的資源覧但是,就連那些如此另解戒律的人自己也承認, 奉行那些標准是不可能的。凡是與心靈受創者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那種傷創常常來自被要求奉行一套不可能達成的標准。如果你能夠給出一套需要付出一 些努力和念住,但有可能達到的標准,那麼當人們發現自己的確有能力達到那些標准時,他們的自尊感將會大幅度提昇。接下來就能夠懷著自信,面對難度 更高的任務。
     明確: 戒律的條文不帶假如、而且、但是之類的虛詞。這意味著給出的指南是極其明確的,無可適從的含糊與不足誠實的強辯,在此並無餘地。一件行爲要麼符合戒律,要 麼違背戒律。如前所述,這類標准奉行起來是十分健康的。凡是有過教養孩童經驗的人都知道,孩子們也許會抱怨嚴格刻板的規矩,但實際上,這種規矩比 起那些含糊不明、多有回旋餘地的規矩,他們覺得更有安全感。明確的規矩不允許隱秘用心的存在。舉例來說,假設殺生戒允許你在其它生靈的存在對你不 便時把它們殺死,那樣就把你的方便放在了高於你對生命的慈悲的位置。方便與否即成爲你的潛在標准覧我們都知道,秘而不宣的潛規則爲虛僞和否認的 滋長提供了大片的沃土。不過,你若是堅守戒律界定的標准,那麼如佛陀所言,你就給眾生提供了無量的安穩。沒有任何條件能讓你奪取生命,無論機緣何 等不便。你所持的另外幾條戒,也讓你對眾生的財物安全和性安全,提供了無量的保障,也讓你在與眾生的交流之中,爲他們提供了無量的誠實和念住。當 你發現,自己在這類事情上能夠信任自己時,便獲得了一種自尊感,無可否認,它是健康的。
     合乎人性: 戒 律即對持戒者,也對受其行爲影響者來說,都是合乎人性的。你若持 守戒律,就等於是遵奉業力原則。根據業力原則,在影響你如何體驗世界的力量當中,最重要的是你在當下選擇的動機的 思考、言語、身行。這意味著你並非是無可作爲的。每作一次選擇覧在家、在職、遊戲時覧你都在世界的持續造作當中行使著你的力量。同時,這項原則允許 你,從完全由你掌控覧即你 的當下動機覧的角度,衡量自己。換句話說,業力原則並不迫使你從相貌、氣力、腦力、商業才乾等等更多地依賴你的舊業而不是現業 的角度衡量自己。再者,戒律不刺激負疚感,也不逼著你痛悔舊時失誤,而是令你把注意力放在即刻當下一直存在著的圓滿持戒的可能性上。如果你與持戒者共同生 活,就會發現同這些人交往,不會是引生不信任或恐懼的因緣。他們把你對幸福的欲求視爲己出。他們的個人價值不依賴於那些必須分出輸贏的場合。當他 們談論在禪修中發展慈心和念住時,你發現這也體現在他們的行爲上。以這種方式,戒律滋養的不僅僅是健康的個體,而且也滋養著一個健康的社會覧一 個自尊與互敬並行不悖的社會。
     值得敬重: 當 你采納一套准則時,了解它們由什麼人制定、看清其出處,是十分重要的,因爲在效果上,等於你是在加入那些人的團體,尋求他們的贊許,接受他們的對 錯標准。在這裏,沒有比佛陀和聖弟子的團體更值得加入的了。五戒被稱爲聖者贊許的准則。根據經典對聖者的描述,他們不是那種因爲某種准則普遍 流行便予以接納信受的人。爲了覓得真樂之道,他們投注了自己的生命。並且,對於一切妄語都是病態,穩定、負責的性關係之外的性事俱不安穩等等諸如 此類的例子他們已經親眼見過。別人對你持守五戒也許不以爲然,但聖者們必然會敬重此事。他們的敬重較之世上任何人的敬重,價值更高。
    誠然,不少人覺得加入這麼一個抽象的團體,得到的慰勉溫暖不足,特別是當他們還沒有親自遇到一位聖者時。在周遭社會公然訕笑善心、佈施等素養,推崇性能力 和商業霸略的情形下,維持自己的善心和佈施確不容易。佛教諸團體的價值正在於此。如果它能夠公開地與環境中的不良主調分道而行,善意地肯定對本團 體成員的善心和自律的珍視,那將是十分有益的。這樣做,他們將爲全面采納佛陀的療程覧那就是,在行爲守戒的生活之中,修習定力與明辨覧提供了 健康的環境。哪裏有這樣的環境,我們就會發現,禪修不需要神話或假想的輔助,因爲它紮根於正善而活的現實。你可以看一看自己奉行的標准,接下來舒 適地修練呼氣、吸氣覧不是像一朵花或一座山那樣[1],而是像一個成熟、負責的人那樣。因爲你就是那樣的人。



[1]譯注: 此處意指持戒者無需前文所述的種種輔助手段,而是藉觀想自身的戒德,升起喜樂滿足,修出入息念。

最近訂正 11-27-2010